我已授权

注册

宋玮:“违约之王”阿根廷 别为我哭泣

2020-04-08 14:48:48 新浪网 

  2020年4月6日,阿根廷政府宣布,由于新冠疫情对经济社会造成冲击,决定延迟偿还总额约100亿美元的公共债务。消息一出,全球哗然,新冠疫情第一个击溃的国家终于浮出水面,阿根廷!

  提到阿根廷,你会马上想到什么?

  球王马拉多纳,巴蒂斯图塔,还是河床和博卡青年的双子星座?

  阿根廷探戈,潘帕斯雄鹰,还是《阿根廷,别为我哭泣》?

  地球最南端的城市乌斯怀亚,还是潘塔哥尼亚的莫雷诺活冰川?

  作为穿越君,阿根廷可歌可泣的百年沧桑历历在目,20世纪可以说是阿根廷的百年孤独。

  1914年之前的43年里,阿根廷是全球的增长之星。当时阿根廷是全球最富裕的国家之一,年均GDP增速高达6%,正如过去这40年的中国一样,冠绝全球,那是阿根廷人最荣耀的43年。大批的欧洲移民涌入潘帕斯平原,阿根廷农业和畜牧业飞速发展。1914年,布宜诺斯艾利斯的居民中,外来移民人口比例高达50%。

  1914年-1929年,阿根廷经济遭受重创,每况愈下。阿根廷政治动荡频繁,国内不同利益集团不断争斗,交替执政,政治稳定性较差,致使自1914年之后增速下滑,又在1929年大萧条中深陷衰退,引发了1930年的阿根廷政变。

  1930-2020年,政府更迭频繁,经济增速跌宕起伏,政府多次技术性违约。在这百年孤独里,阿根廷陷入了军人政府与文人政客轮流执政的怪圈,国内政治危机不断,多位民选总统未能完成法定任期。

  在1977年之后的43年里,阿根廷经济毫无起色。根据世界银行的数据,以2010年不变美元价计,1977年阿根廷人均GDP为7743美元。这个数据已经不能算是发达国家,但仍然属于中等偏上收入国家。

  但1982年阿根廷在马岛战争中被英国击败,彻底激化了阿根廷国内的各种矛盾,经济继续沉沦,军政府由此也被迫退出历史舞台。1983年激进党的阿方辛民选政府上台,恢复并大力推进民主化进程,民主政体逐渐巩固。正义党领袖梅内姆自1989年起连续执政十年,推行新自由主义经济政策,阿根廷经济一度有较大发展。梅执政后期,阿根廷经济转入衰退,社会问题日益突出。

  2001年12月,阿根廷爆发严重的政治、经济和社会危机,直至2003年5月,正义党人基什内尔就任总统后,阿根廷经济快速复苏,政局稳定,民生改善,国际和地区影响力日渐回升。

  2007年,阿根廷历史上首位民选女总统克里斯蒂娜·费尔南德斯延续她丈夫基什内尔当政期间的主要政策,国民经济和消费复苏强劲,赢得了阿大多数民众的信赖和支持,于2011年以绝对优势成功连任。

  2019年阿根廷名义GDP约为216503.51亿比索,以美元折算为4487.83亿美元,美元名义GDP同比萎缩超过13%,按照约4500万人口计算,阿根廷的人均GDP约为9980美元,与2年前的1.46万美元相比,缩减了31.5%,也被中国人均GDP反超。

  阿根廷号称国际资本市场的“违约之王”。阿根廷在独立后共出现10次债务违约或重组,分别发生在1827年、1890年、1951年、1956年、1982年、1989年、2001年、2005年、2010年、2018年。其中,1982年和2001年阿根廷不仅以美元计值的债务被强制转换成比索债务的方式对国内债务违约,而且还停止偿还外债本息,从而引发比索大幅贬值、银行倒闭、社会动荡和政府更迭。政府开支庞大、财政赤字激增以及大幅对外举债是阿根廷屡次爆发债务危机的重要原因。

  了解了上述历史,您一定对阿根廷最近的违约不以为然。截至2019年底,阿根廷外债累计达到2776.48亿美元,其中,政府背负约62%的外债,非金融机构或企业借债约26%,约9%属于央行,而2019年底阿根廷外汇储备仅为448.48亿美元。外债是外汇储备的6.18倍,比2018年的4.2倍再度大幅攀升,这一数值已经远远超出了国际警戒的标准。

  新冠疫情只是压倒阿根廷的最后一根稻草。截至2020年4月7日,阿根廷累计确诊仅为1628例,累计死亡为53例,疫情并不严重。在全球经济大幅衰退的背景下,再次出现债务违约对国际投资者敲响了警钟,可能引发国际资本大幅流出,阿根廷金融市场及比索汇率将面临较大的冲击,外汇储备或将继续缩水,通胀风险进一步攀升,多种风险相互叠加最终可能将阿根廷推向衰退的深渊。

  鉴于GDP及贸易占全球份额较小,阿根廷债务违约对全球经济冲击程度较为有限。不过,阿根廷是世界粮食和肉类重要生产国和出口国,是全球第三大大豆出口国和最大豆粕供应国,素有“粮仓肉库”之称,可能通过粮食和肉类出口渠道对全球商品市场造成冲击,但鉴于其食物类产品出口也仅为全球的3%,影响也不大。

  阿根廷债务违约对全球最大的影响渠道反倒是心理路径。正如《巴西印度“神佛系战疫”或冲击全球》文中所预测,阿根廷、巴西土耳其新兴市场国家的金融风险的外溢效应比产业链冲击更为致命。巴西、阿根廷都是全球外债负担最为严重的国家之一,也是财政赤字和经常账户赤字集于一身的新兴国家,高外债、高币值和高度金融自由化,新冠疫情和全球衰退或将致使其汇率大幅贬值、股市震荡、通胀失控和失业飙升,引发资金从类似的新兴市场国家加速回流至美国,而阿根廷可能成为新兴市场危机的“导火索”!

  1976年,韦伯为纪念芳华早逝的庇隆夫人埃娃创作了惊世名曲“阿根廷,别为我哭泣”,歌曲揉合blues、tango、bosa nova、pops多种元素,在展现出拉美民族迷人风韵的同时,兼有波澜壮阔的史诗气魄,一经亮相就成为世界名曲。

  如今还有多少投资者,会为阿根廷而哭泣?可能更多的是扼腕叹息!

  原标题:宋玮:“违约之王”阿根廷 别为我哭泣

(责任编辑:徐悦 )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