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汪涛:疫情对劳动力市场影响几何

2020-04-08 14:47:18 新浪网 

   从宏观角度分析,估算今年全年非农就业人数可能减少1400万,而相比之下,过去5年平均每年新增650万。

  劳动力市场可能面临20年来最严峻的挑战。2月全国城镇调查失业率较2019年底上升了1个百分点至6.2%,但可能未全面反映整体就业市场压力。从宏观角度分析,我们估算如果今年实际GDP增速放缓至1.5%,城镇就业人数可能净减少几百万,而相比之下,近几年每年城镇就业都净增约1000万。劳动力市场面临的下行压力可能超过1990年代末和2000年代初。

  一季度服务业遭受的冲击可能最为严重,但大部分影响应只是暂时性的。今年劳动力市场所受冲击大部分应只是暂时的,且可能集中体现在一季度。我们估算在受影响最为严重的服务业行业中,到3月底仍未复工或者失业的人数可能达5000-6000万,此外工业和建筑业还有2000万人处于同样的状态。随着经济活动恢复常态,再加上对中小企业的政策支持,未来几个季度未复工或者失业人数可能迅速大幅回落。

  未来下行压力可能主要来自出口部门。随着全球经济迅速恶化、多个国家严格限制人员和货物流动,我们预计今年二季度中国出口可能同比下跌20%,全年下跌12%。出口和贸易活动大幅走弱可能会导致出口相关部门出现1000万以上的失业。

  劳动力市场走弱会令消费承压。虽然大部分劳动力市场冲击只是暂时的,但今年整体就业增长可能比近几年低得多。此外,近期没有工作的人群收入也可能会下降。虽然政府已出台了部分稳就业和促消费的措施,但力度相对有限。即便人员和货物流动限制得以解除、部分此前被抑制的消费能得以释放,我们认为劳动力市场走弱仍会令今年消费承压。今年居民部门消费可能会小幅下跌。

  新冠疫情爆发之后,人员和货物流通严格受限,经济活动大幅收缩。随着疫情逐渐得到控制,政府也逐步放松了相关限制措施,鼓励和帮助各地有序恢复生产生活秩序。我们的每日经济活动追踪显示整体经济活动正在逐步回暖,但仍未完全恢复常态。服务业中的小微企业所受影响最为严重,特别是零售、餐饮、住宿、交通运输等行业。疫情爆发和经济活动收缩对劳动力市场影响几何?未来何去何从?

  2月全国城镇调查失业率较2019年底跃升1个百分点至6.2%,但可能仍未全面反映整体就业市场压力。从宏观角度分析,我们估算如果今年GDP增速放缓至1.5%,非农就业人数可能净减少1000万以上(城镇就业可能净减少几百万),而相比之下,过去每年非农就业人数都净增几百万。劳动力市场所受的大部分冲击应只是暂时的,集中体现在一季度。我们估算在受影响最大的服务业中,到3月底仍未复工或失业的人数可能有5000-6000万,此外工业和建筑业可能有2000万人处境类似。随着经济活动恢复常态,再加上对中小企业的政策支持,我们预计未来几个季度未复工或失业人数会迅速大幅下降。不过,从二季度开始全球经济恶化可能冲击国内出口,进而给劳动力市场带来下行压力;我们估计可能会额外有超过1000万人因此面临失业风险。

  全国城镇调查失业率可能未全面反映劳动力市场所受冲击。2月全国城镇调查失业率从去年12月的5.2%升至6.2%。2019年底全国城镇就业人数约为4.4亿,因此失业率上升1个百分点对应在此期间失业人数增加了440万。虽然这一规模已然不小,但和新冠疫情带来的影响或美国的失业情况相比依然较为有限。我们认为全国城镇调查失业率可能低估了整体失业情况和就业市场压力,因为:1)2月份调查开展时大部分员工和雇主可能尚未复工,未能完整评估就业情况;2)调查样本可能并未覆盖部分个体经营户及在小微企业或非农行业就业的农民工。

  政策支持有助于降低失业率。国企和事业单位就业不太易受疫情和经济走弱的影响,可能比较稳定。同时,政府已经开始、并且可能会继续为中小企业减免税费并出台其他支持性政策,以延迟或减缓其裁员压力。此外,高等院校扩招等政策也可以舒缓失业压力。

  不过,政策可能难以惠及部分个体经营户和中小微企业。因此,我们有必要从不同的角度去评估劳动力市场可能受到的冲击,即便影响可能只是暂时的。

  从宏观角度分析,我们估算今年全年非农就业人数可能减少1400万,而相比之下,过去5年平均每年新增650万。我们的估算基于如下假设:1)今年全年GDP实际增速和非农行业GDP增速为1.5%;2)非农行业劳动生产率增速从过去五年的年均5.8%降至4%,这里我们假设存在富余劳动力雇佣(劳动储备)和其他劳动力市场摩擦。根据以往的相关性推算,非农就业人数减少1400万可能意味着今年城镇就业人数会减少几百万,而过去五年平均每年新增城镇就业1000万(此处为净增;作为对照,官方公布的新增城镇就业为新增总量、过去几年每年为1300万以上)。这也意味着中国的劳动力市场面临20年以来最大的下行压力,规模可能超过1990年代末和2000年代初。

  劳动力市场所受冲击可能集中于一季度和上半年,下半年有望好转。我们预计一季度实际GDP可能同比下跌10%,这可能造成非农就业人数减少7800万。一季度劳动力市场和经济增速降幅甚至超过全球金融危机时期(2008年四季度和2009年一季度)。不过,从二季度开始,随着企业复工复产、经济活动回暖,上半年非农就业人数降幅可能会收窄至5000万以下。之后随着经济活动的进一步反弹,下半年非农就业可能会大幅改善。假设国企和事业单位基本没有裁员,那么失业将主要集中在民营企业和个体经营户。

  从行业角度分析,在受影响最大的服务业行业中,我们估算3月底未复工或者失业的人数可能达5000-6000万。受疫情影响最为严重的行业包括批发零售、住宿餐饮、交通运输和居民服务业,而数据显示2018年这四个行业从业人员达1.91亿人。此外,国家统计局估算小微商贸企业(批发零售、住宿餐饮行业的小微企业)的从业人数达3300万,此外这两个行业还有8700万的个体经营从业人员。商务部数据显示,截至3月28日,餐饮、住宿企业的复工率分别为80%和60%,但销售额仅恢复到去年同期的35%左右。家政企业复工率为40%。大型连锁超市、品牌便利店、百货商场的复工率超过95%,但很多小型零售商仍未完全复工。假设国企和大型私企均未裁员,我们估算批发零售行业(假设复工率为60-70%)未复工或者失业的人数为3000-4000万,住宿餐饮业近1000万,交通运输和家政服务业为1000-1500万。

  工业和建筑业未复工或者失业的人数可能为2000万。官方数据显示2016年中小工业企业的从业人员占比约2/3。假设该比例大致持稳,这意味着在2018年1.42亿的工业企业就业中,有9500万来自中小企业(图表6)。假设大型企业没有因为新冠疫情而裁员,同时中小企业复工率为76%(截至3月28日,工信部数据)且维持了部分额外的富余劳动力,我们认为中小工业企业可能损失10%的就业、规模近1000万人。另一方面,建筑业从业人数为7300万(截至2018年),3月底复工率为85%。这可能意味着有1100万的建筑业从业人员未复工或者失业。

  图表6: 主要行业就业和所受影响估算

  来源:统计局, 瑞银证券估算

  外出务工农民工可以为估算劳动力市场承受的压力提供另一个视角。根据人社部数据,2019年全国农民工共2.9亿,其中有1.7亿人外出务工。在这1.7亿人中,春节返乡的农民工为1.25-1.3亿;而截至3月19日,约有1亿人已经再次外出务工,也就意味着还约有2500-3000万人未返岗。此外,目前也尚不清楚这1亿外出务工农民工是否已顺利复工,以及1.2亿本地农民工中有多少人已找到工作或者返岗复工。

  随着复工率提升、经济活动回暖,我们预计大部分人会顺利返岗复工或者找到工作。上述对未复工或者失业人数的估算也和3月底整体经济活动的恢复情况基本相符。我们追踪的复工数据显示目前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已基本全面复工,不过各行业产能恢复程度不尽相同。近几周,中小工业企业复工率也有明显提升。很多服务业领域复工进度相对较慢,但近期也有所提速。每日百度城内出行强度指数和百城交通拥堵延时指数也显示居民外出活动也正在恢复正常。我们假设4月企业将基本全部复工,城市人员流动也将继续好转,后者应能推动部分受疫情影响较大的服务业恢复常态。

  图表9: GDP占全国比重前15省份复工情况

  来源: 地方政府网站, 媒体报道, 瑞银证券估算. 注: 除特殊注明外, 复工率皆为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复工率

  图表10: 部分行业复工情况

  来源:住房和城乡建设部, 工信部, 发改委, 统计局, 国家邮政局, 国家能源局, 商务部, 中汽协, 中国汽车流通协会, G7物联网平台&车满满, 瑞银证券来源:住房和城乡建设部, 工信部, 发改委, 统计局, 国家邮政局, 国家能源局, 商务部, 中汽协, 中国汽车流通协会, G7物联网平台&;amp;车满满, 瑞银证券

  我们预计政策将进一步加码对就业的支持。为减轻新冠肺炎疫情给整体经济带来的负面影响,政府已放松了货币和财政政策,包括加大对企业、尤其是中小企业的低成本信贷投放,允许贷款展期或延期偿付、减税降费等。政府还计划发行特别国债并增加地方政府专项债券发行规模,从而为额外的财政支出(包括基建)进行融资。目前政府对低收入人群和受疫情影响的困难人群给予的直接补贴较少,而且主要是针对目前接受低保的人群,不过我们预计未来相关政策支持还会加码。西南财经大学2019年的中国家庭金融调查显示, 15.6%的中国家庭(约2.18亿人)金融资产价值低于1000元(包括现金和储蓄)。

  但是,外部环境恶化可能给未来几个季度劳动力市场带来下行压力,来自外需大幅走弱、全球供应链受阻的负面影响。瑞银预计2020年全球GDP将下跌1.5%(而2009年跌幅为0.07%),其中美国下跌5.2%、欧洲下跌4.5%,且经济收缩主要集中在二季度。基于此,我们预计二季度中国出口可能同比下跌20%或以上,全年下跌12%。用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出口交货值占工业总产值的比重来推算,我们估计工业部门出口直接拉动的就业数量为2000-2500万。根据OECD最新的贸易相关就业数据库(Trade in Employment, TIM,基于投入产出表来衡量与国外最终需求相关的就业),我们估算2018年和出口(体现所有国外最终需求)相关的中国整体非农就业人数为6800万。该估算方法即包括了与出口直接和间接相关的工业部门就业(其中制造业就业3500万),也包括了与出口活动相关的服务业就业(约2700万)。未来几个季度出口的大幅下跌可能导致相关行业超过1000万人失业。

  劳动力市场冲击可能会令消费承压。大部分新增失业可能只是暂时的,一旦经济活动恢复常态,失业率可能会大幅回落。不过即便如此,今年整体就业增长也可能比近几年低得多。此外,近期暂时没有工作人群的收入也可能会下降。UBS Evidence Lab把脉消费问卷调查显示2/3的受访者担心未来收入下降或失业。虽然部分地方政府出台了刺激消费的措施,包括放松汽车限购、发放消费券等,但我们认为即便流动限制解除、部分此前被抑制的消费能得以释放,劳动力市场整体走弱也会令今年消费承压。我们预计今年居民部门消费会小幅下跌。

  原标题:汪涛:疫情对劳动力市场影响几何

(责任编辑:徐悦 )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