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退出上海市场 Keep线下遇挫

2020-04-08 14:20:36 中国商报 

  科技运动品牌Keep旗下的三家Keepland健身房上海门店全部闭店,这意味着Keepland已全面退出上海市场。去年11月,Keep在北京市也曾关停一家Keepland。作为互联网健身企业,线上流量巨大的Keep却在线下“碰壁”。 流量变现困难,Keep该何去何从?

  Keep线下遇挫

  据悉,今年3月底,Keepland关闭了旗下三家上海门店,分别是静安大悦城(000031,股吧)店、长风大悦城店和金桥店,这也是Keepland在上海地区的全部门店。其中静安大悦城店为上海首店,于去年3月开业,也就是说,Keepland上海门店的最长存活时间也仅为一年。目前Keepland的门店数为十家,全部位于北京。

  对此,Keep的相关负责人向中国商报记者表示,公司出于门店运营效率的考虑,决定闭店暂做修整。现阶段主要聚焦北京市,接下来会有持续开店的计划。

  据悉,去年11月底,Keepland就关闭了北京市朝阳区青年路达美店,当时Keep表示闭店原因是门店选址存在问题。

  据了解,Keep在2018年从苹果公司请来了有门店拓展经验的高管李金一担任副总裁,全面负责Keepland业务线,而官方称李金一因个人原因已经离职。而李金一曾表示,北京地区适宜有20家Keepland,但团队目前刚刚完成50%。

  Keep的相关负责人对中国商报记者表示,闭店对于Keep影响不大。Keep投资方贝塔斯曼亚洲投资基金董事总经理汪天凡也对外表示,不要过度关注Keepland,Keepland目前在公司的收入贡献不到1/10。

  流量难以转化

  公开资料显示,Keep App自2015年2月上线以来,便长期霸占了App Store中健美榜的榜首。去年6月,Keep宣布旗下用户注册量已有2亿人,月活跃用户数量达4000万人。

  此外,Keep也被资本看好。2018年7月,Keep已经完成了六轮融资,累计融资超过1.87亿美元。自D轮融资后,Keep开始了线下扩张。去年,Keep的业务涉及了吃穿用练四个方面,不仅开设了线下健身房Keepland和线下零售店,还推出了智能硬件以及轻食,以期打造一个完整的生态闭环。

  从目前来看,Keep的营收分四个部分:运动产品、广告、App会员付费以及Keepland。其中运动产品在Keep的收入占比最大,但线下门店的盈利却并不尽如人意。

  然而,众所周知,健身房具有“烧钱”属性。2018年10月,李金一曾对外透露,除去房租成本,北京Keepland的运营成本较高,写字楼整体的档次是北京市数一数二的,使用的材料例如地胶是奥运会级别的意大利产品。

  前期耗资巨大,但从目前来看,Keepland暂时还没有为Keep带来非常可观的收入。另外,受疫情影响,健身房客流量锐减,对于Keep来说,Keepland目前是一次线下的探索,但探索的成本未免太高了。

  经济学家宋清辉对外表示,从目前来看,经过一年多的迅速发展和扩张,Keep仍未解决线上App流量转化到线下的盈利难题。

  Keep将何去何从

  健身行业投资人士王怀远向中国商报记者表示,Keepland闭店的原因有两个:第一,keepland房租和人工成本高昂,但Keepland既没有推出私教课等高毛利产品,也不办年卡不搞推销,相比传统健身房,keepland 基本上没有太大盈利优势。

  第二,App的流量虽然很大,但转化到健身房比较困难。App和健身房两者的目标群体无法完全重合。例如,喜欢App的用户的主要特点是为了节省时间不去健身房;而Keepland的用户特点是为了体验更好的健身氛围,不在乎花费时间,两者的目标群体不同,所以很难产生转化。

  王怀远表示,不止是Keep,目前市场上类似的健身App,包括如FitTime、咕咚、每日瑜伽、悦跑圈等都要面对线上流量如何转化到线下的问题。他认为,健身App虽然数量众多,但目前能够打造完整生态闭环的企业还很少,大部分App都吸引了流量,但转化成付费用户是很困难的。

  到底怎样才能让更多的用户转化为优势的付费用户?这是Keep们持续探索的重要课题。

  原标题:退出上海市场 Keep线下遇挫

(责任编辑:徐悦 )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