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山东第一家港股上市互联网企业的创业故事

2020-01-13 15:46:05 和讯网 

  2009年秋,济南,小雨。

  济南的北园大街,一辆三轮平板车上拉着一个二手的铁皮柜子、三张旧办公桌和几把椅子,那是一个创业公司的全部家当。

  三轮车上的两名年轻人,在细雨中兴奋地交谈着。

  其中一个人兴奋地说:“想象一下,我们在纳斯达克敲钟时,向全世界的人说,赤子城的第一份家当是在旧货市场拉回来的,并且冒雨押运,那才是真正的成功。咱们今天这叫什么?这叫风雨同舟!哈哈哈……”

  多年以后,两人回忆起这一幕,记住了敲钟的梦想,更记住了当时细雨中那销魂的笑声。

  十年之后,中国香港。敲钟的梦想地点从纳斯达克换成了香港联交所。

  当年发出销魂笑声的小镇青年刘春河,迎来了梦想实现的一刻。

山东第一家港股上市互联网企业的创业故事

济南见证敲钟仪式现场

  钟声响起的时候,全球流量生态第一股,同时也是山东互联网企业香港上市第一股,赤子城科技(09911.HK)宣告上市。

  上市首日,赤子城开盘大涨79.67%,开报3.02港元,盘前成交3.03亿港元。开盘仅两分钟后涨幅即突破100%。高开高走的赤子城备受市场追捧。

  在此前的全球发售阶段,赤子城科技共录得1441.83倍公开认购,超过亚盛医药的752倍,被香港媒体誉为2019年港股“超购王”。

  1

  从山东的省会济南,沿着220国道东行100余公里,抵达滨州市惠民县魏集镇。距黄河岸边不远,有一处中国北方仅存的清代城堡式的建筑群,在鲁北平原上屹立百年,成为谜一样的历史深宫。

  魏氏庄园是一个家族的财富累积的见证。当年“秉承父命”开始经商的魏毓柄,创办了“协和”商号,成为清代中后期鲁商的典型代表,与当时的浙商、晋商、京商享誉江湖。魏毓柄的重孙子魏肇庆于光绪十六年修建了这处以防御功能为主的城堡。

  在魏氏庄园的东部,紧靠黄河岸边有一个老君堂村,“贫穷落后”是1985年出生的刘春河对家乡的印象。直到小学毕业,他的家里才通上电,上初中后,他才穿上人生的第一件新衣服。

  暑假时,他会蹬着三轮车到魏集镇上卖西瓜,走街串巷四处兜售西瓜的经历,让他积累了朴素而原始的商业嗅觉。

  2006年,21岁的刘春河考入山东大学威海分校,成为电子系迄今为止最具传奇色彩的优秀毕业生之一。

  2009年9月,刘春河被保送至北京邮电大学攻读硕士学位。

  2009年9月1日被刘春河认为是赤子城的起点。

  这一天,在北邮教2-214一间破旧的实验室里,刘春河写下“赤子城”这个名字,决心创业。

  “含德之厚,比于赤子”,《道德经》里的这句话成为他创办赤子城的灵感来源。

山东第一家港股上市互联网企业的创业故事

  2009年是中国移动互联网爆发的前夜。3G正式商用,苹果乔布斯发布iPhone3GS,新浪推出了对标twitter的微博,成为2009年最热的互联网应用产品。

  刘春河所在的北京邮电大学,不仅盛产通信行业工程师,也是互联网创业者的摇篮。百度创始六剑客之一的王啸,B站创始人徐逸,拉勾网创始人马德龙,36氪创始人刘成城……如今,这个名单上又多了一个刘春河。

  2009年9月6日,刘春河在决心从北京启程赴济南创业的晚上,他在日记上写下了自己的三观:

  1、我的世界观(是什么):世界是一个丰富多彩的物质精神统一体。2、我的价值观(为什么):为人类、为社会做点有价值的事。3、我的人生观(怎么做):人生只为一件大事而来。。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怀揣着这样一个远大理想的北邮大学生,却遭遇了现实中最颠覆的画面:当天晚上因为交通管制,他被堵在公交车上,最后的几里地他无奈拉着行李箱在机动车道上飞奔,最后坐上火车时他浑身劳累,“肉痛骨头疼”。

  多年以后,这一画面成为刘春河最为励志的精神图景:创业十多次都几乎到了必死无疑的绝境,但最后都活了过来,原因就是那最后的几里地一直回荡着一个声音——

  永不放弃。

  2

  位于北园大街的三联商务大厦,是山东明星企业三联家电的资产,彼时随着母公司的衰落,这座商务大厦已成为纯出租的写字楼。但这里的907室,日后走出了一个在香港上市的互联网企业。

  赤子城第一份创业的工作是做高考美术理论培训,专门针对凭文化课很难考上大学的艺考生,拥有一个上大学的捷径。

  没有项目,没有业务,没有商业计划,也没有启动资金,刘春河与其他两位同样是农村出身的穷小子,只有一颗“人生只为一件大事而来”的赤子之心,开启了创业之旅。

  这个和互联网几乎不搭边的创业经历,却赋予了赤子城的第一桶创业启动资金。他们在山东前前后后培训了五六百人,在艺考理论这个细分领域做到了当地第一。

  两年之后,赤子城班师京城,开始转战IT培训。

  那个时候,刘春河加入了早期的移动应用开发者行列,白天写代码,晚上到各大高校发传单,招募学生。

  这次的创业经历让刘春河第一次全面深入到互联网行业之中,赤子城也成为中关村(000931,股吧)第一家线下的安卓培训机构。

  时间来到了2012年底,移动互联网的风潮已经席卷全球。马化腾在这一年宣称微信用户已经突破了2亿,手机端的网民数量超过了PC端,小米、360、百度、华为、锤子纷纷进入智能手机领域,手机正在成为万物互联的最大入口。

  APP产品成为彼时方兴未艾的互联网热点应用。刘春河也开始尝试做APP产品。“我们接了很多外包活儿,前前后后做了几十个APP,服务过CCTV,也服务过新浪”。

  刘春河日后将这一时期定义为他们的早期创业阶段,经历了一次次的生死考验,最大的收获是形成了早期的创业核心团队。像今天到赤子城科技的COO李平就是当年刘春河培训的学生。

  没有背景,没有靠山,一群平凡而普通的人,梦想用学习和进步改变自己命运的人们,走到了一起,做出了改变世界的事情。

  3

  不安分的赤子之心,再次激烈跳动起来。

  移动互联网的巨大市场,成为吸引赤子城的最大的诱惑。

  2013年,刘春河停止了所有的培训业务,开始专注做产品,选一个创业的方向。最终他选择的是出海和入口。

  2013年的国内互联网市场,依旧是BAT的天下,众多的互联网创业者都很难脱离开三大巨头的控制。比刘春河年长一岁的张一鸣,这一年开发出了今日头条,冒着“新闻搬运工”和“版权大盗”的 争议和骂名,开始创业。

  赤子城最终选择的是出海和做入口。

  在移动出海这条道路上,赤子城成为中国历史上第一家纯做海外的互联网公司,也是全球第一个极简桌面的发明者。

  2013年5月,Solo Launcher在海外上线。上线没多久,这款APP就成为美国科技论坛里被众多大V推荐的产品,很多人都以为这是硅谷的团队开发的。Solo Launcher也得到了谷歌的关注,赤子城被认证为Google Play“顶尖开发者”团队。

  Solo桌面是一个APP,可以通过Google Play下载,同时也是安卓的一个辅助型系统,但无需刷机,完成APP安装就能使用。其自身也是一个流量入口,可以为更多移动出海的人提供用户。广告主可以投放广告,开发者也有很多机会通过Solo打开局面。

  一群没有出国留洋经历的“土包子”程序员,就这样几乎误打误撞地打开了海外的巨大市场。

  Solo Launcher上线6个月内就迅速吸引了超过一百万用户,至今已在89个国家/地区的Google Play个性化应用单日下载量榜单排名第一。Solo快速积累了海量用户,打开了全球市场。Solo的用户主要在美国、俄罗斯巴西印度、印尼等人口大国。此后,赤子城开发出的Solo X产品矩阵,包含用户系统、健身、媒体娱乐、游戏四大子矩阵,覆盖了用户移动互联网生活的各个场景。

  刘春河的梦想与“三观”也全面迭代——

  1、至少服务全球10亿用户;2、为用户传递美好而善良的价值;3、成为一家千亿美金市值的公司,成为一家有世界影响力的中国公司。。

  4

  创业之后的刘春河,很少能回到山东滨州魏集的老家。

  偶尔回来一次,爷爷关心地问他在北京干什么工作。

  他似乎很难说清楚自己的工作,就说“在北京开了个工厂”。

  爷爷追问“厂里有多少人啊?”

  他的回答是200多人。

  “哦”,爷爷说,“那还不如镇上的养鸡场人多”。

  作为一个生产APP的工厂,赤子城的人员确实不多,但就是这样一个只有62名程序员的开发队伍,确实承担了Solo X系列产品的快速迭代,尽管这还一度引来了媒体的质疑。而在赤子城的企业文化里,“箭速迭代”是他们的价值观之一。

  而在刘春河的眼里,即使迭代的速度再快,也不可能把所有用户需要的APP都做完。于是刘春河开始转向做平台的生意,用自己聚集的数亿级流量服务第三方的开发者。随后,刘春河推出自己的移动广告平台Solo Math,面向B端收费。

  高速发展的赤子城抓住人工智能的风口,定位为“以AI技术为支撑的移动应用开发者及移动广告平台服务提供商”。公司目前主要有三大业务,分别为移动应用开发(C端Solo X)、移动广告平台(B端Solo Math)和Solo Aware人工智能引擎(AI),并以此形成“CBA”的协同发展模式。

  招股书显示,2018年赤子城广告业务收入达到1.84亿元,其中程序化广告收入从2016年的5852万元增加至2018年的1.73亿元。与此同时,赤子城在2016年、2017年、2018年的毛利分别达到7090万元、7037万元、1.41亿元,毛利率分别为51.8%、38.7%、51.1%。

  程序化移动广告平台的搭建,不仅为赤子城带来了可观的规模化利润,还令赤子城成为中国互联网反向输出的典型。

  资料显示,赤子城科技曾帮助阿里旗下短视频产品VMate、知名社交平台Blued等成功出海。仅2019年上半年,赤子城科技就服务了32万个广告主及129万个媒体应用。2018年,赤子城科技服务了全球广告支出前100的互联网公司中的87家。

  2016年和2019年,《人民日报》先后两次把赤子城和华为、海尔一同评价为“中国智造”走向世界的典型案例。

山东第一家港股上市互联网企业的创业故事

  5

  2018年,刘春河和赤子城回到了梦最初开始的地方——济南。

  2018年8月,山东赤子城科技网络技术有限公司成立。

  2019年1月,赤子城科技入驻山东数字产业大厦。5月,山东赤子城升级为公司总部。

山东第一家港股上市互联网企业的创业故事

  济南见证敲钟仪式现场

  2019年12月31日上午,赤子城科技在港交所举行“敲锣”上市仪式,在公司总部济南,山东省委常委、济南市委书记王忠林与赤子城副总裁王新明共同为“中国·济南互联网出海产业园”揭牌,并与赤子城创始人、总裁刘春河进行了济南-香港两地视频连线互动。

  随着香港-济南两地同步10秒倒计时结束,9点30分整,一声鸣锣,赤子城科技成功登陆香港联交所主板,正式港股上市交易,这标志着山东第一家、也是济南第一家港股主板上市互联网企业正式诞生。

  自落户济南以来,赤子城科技一直保持高速增长。招股书显示,自2016年至2018年,赤子城科技营收从1.37亿元增长至2.77亿元,三年复合增长达率42.2%。

  截至2019年6月30日,赤子城拥有近8亿全球用户,2019年上半年整体营收达1.84亿,同比增长58.0%;毛利约为1.23亿,同比增长118.0%;经调整后净利近6254万元,同比增长88.3%。赤子城已经成为国内现金流最好的公司之一。

  在自身快速发展的同时,赤子城也在积极推动山东互联网出海产业集群建设。2019年9月9日,在青年企业家创新发展国际峰会上,赤子城科技相关负责人向济南市长孙述涛提出了建设互联网出海产业集群的建议。

  10月15日,济南市工信局、科技局、商务局、投促局、市中区政府等联合召开互联网出海产业集群推进会议,确定从政策、基金、产业园三个方面进一步推进工作。后续,赤子城科技提交了关于互联网出海产业基金组建计划书。

  公开报道称,借赤子城上市的契机,济南市将集聚和培育一批本地优势和新兴潜力的互联网“出海”企业,构建起“龙头集聚、主体多元、业态完备、支撑有力、氛围浓厚、特色鲜明”的产业生态体系,推动济南互联网出海产业向“特色化、集群化、高端化”方向发展,助力济南数字经济发展迈向全球市场。

  在香港成功上市之后的赤子城科技,不仅填补了山东互联网产业的版图空白,并将在山东新旧动能转换的新经济蓝图中占据核心角色。

  媒体评述认为,上市之后,赤子城科技将人工智能(AI)与互联网相结合,聚焦用户需求,步步为营,突出完善的全球流量生态链优势,深挖全球流量入口,未来或许将持续增长。

  6

  刘春河曾经在赤子城的内部刊物上撰文说:“100%的人不相信赤子城的梦想,今天,99.99%的人依然不相信,但是已经有0.01%的人相信了,那就是平凡的你我。”

  “平凡你我,改变世界”。这是刘春河的朴素使命,他相信,只有平凡的人做不平凡的事,这个世界才会变得更好。

  他把这些美好的愿景融入到赤子城的企业文化里,并且建立了一个方法论:简单,极端,谦卑,箭速迭代。其中,他对“极端”和“谦卑”的解释是,极端就是大胆搞,玩命搞,不要怂,就是干;谦卑则是俯首贴地,空杯心态,并学会仰视对方。

  尽管如此谦卑,但赤子城的梦想还是足够宏大。赤子城公司的全球业务地图上,有那么一句话让人热血沸腾:试看将来的环球,必是赤旗的世界。

山东第一家港股上市互联网企业的创业故事

  同阿里巴巴一样,赤子城也拥有着属于自己的花名文化,每一个入职的员工都拥有本名以外的花名,而这个花名某种程度上可能是人生经历的一个标签。

  仓颉造字,刘春河很喜欢这个典故,认为蕴含了创造与开创之义。所以,他自己的花名叫仓颉。

  因此,在赤子城内部,同事们更喜欢称呼他为“仓老师”。

(责任编辑:徐悦 )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