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封面 20万豪赌换来8亿,造国民饮料的他,全家被贪官陷害今负11亿巨债

2020-01-02 10:20:09 华商韬略微信号 

文 | 华商韬略 曹谨浩

昔日国民饮料太子奶创始人——李途纯,一生曾经历过三次“豪赌”,第一次赢了市场,第二次他被踢出局,第三次与贪官的博弈却让他进了局子,差点身败名裂,家破人亡。

如今,往日的饮料界大牛太子奶依旧深陷泥潭,冤案昭雪的李途纯也身负11亿巨债,迟迟难以解脱。

【1】

1998年,不顾旁人劝阻,李途纯拿着借来的20万当入场券走进了央视,开始人生最大的一次豪赌——以8888万拿下“标王”

这个数字远超过了当时太子奶的资产总额,这也意味着一旦此举失败,太子奶将直接被破产清算,这堪称背水一战。但幸好,在央视的金字招牌下,雪片般飞来的订单让太子奶走上了发展快车道,成为一个时代的记忆。

如果没有这样敢赌的勇气,李途纯的人生或许完全不同。

1985年,湖南株洲师范毕业的李途纯成为了一家饮食店经理,这是在株洲国营饮食服务公司做了四年文书编辑工作后,领导给他的历练机会。

原本想当作家的李途纯很珍惜这次机会,一干就是五年,把一家连年亏损的小馆子经营得红红火火。

进入90年代,李途纯终于按耐不住了,拿着300元南下深圳下海闯荡,但他的经历却很坎坷。

1993年,毛主席诞辰一百周年之际,李途纯看准机会,贷款十万元抢先印刷了一批纪念挂历,并因此挣到了第一桶金。此后,开过书店、酒店、录像厅的李途纯,一直在等待着下一个机会,直到1996年,他偶然看到一瓶乳酸菌饮料,由此开启了一个饮料帝国。

“当时国内外很多领导都喝这个,我觉得这是个朝阳产业。”

在试图拿下一家乳酸菌饮料代理权无果之后,李途纯索性自己回老家株洲自己生产相关产品。为此,他还使出了一招“反间计”+“三顾茅庐”,将一家乳酸菌饮料厂的技术顾问挖了过来。

这一年,李途纯推着板车从租来的六十米的国企厂房开始,在株洲走街串巷叫卖太子奶。虽然不怎么体面,但这种新型饮料却迅速流传开来。

为什么叫太子奶?李途纯后来对人解释到,是希望像唐太宗李世民一样成就一番霸业。

很快,销量的迅速扩张让李途纯看到了希望,也让他雄心万丈。

但当太子奶需要资金来扩大生产时,但银行却不愿意继续贷款,于是李途纯就以坏账做要挟,让银行权衡利弊;而当太子奶需要打开市场时,李途纯则把目光直接放到了彼时全国广告的巅峰——央视标王,也因此有了借20万闯央视的故事。最终李途纯这场豪赌赢了,8888万的投入带来了8个多亿的订单。

此后几年,中国乳业市场风起云涌,李途纯则顺势在湖南北京湖北江苏四川几大主要地区,建立起五大乳酸菌生产研发基地,同时太子奶也凭借极其优惠的经销代理政策建立起了遍布全国的营销网络。

2002年到2007年,太子奶实现连续6年翻番,最高销售额达到2007年的30亿,在乳酸菌市场占有率超过76%,成为了国民饮料。李途纯也一跃成为“中国乳酸菌行业之父”。

后来,发家后的李途纯与原配离婚,还娶了湖南台的主持人,成为了娱乐版的花边新闻。

【2】

但正当李途纯风光无限之际,一双贪婪的目光也正投向如日中天的太子奶。

不缺资金,却被资本诱惑。

这是后来李途纯对三大国际投行入资太子奶事件的自我反省。

彼时,太子奶的对高速成长吸引了摩根、高盛、英联等国际知名投行等关注,不断派人游说李途纯在内等太子奶高管层,几乎是走到哪跟到哪。

2006年底,在湖南老乡、百胜中国控股董事长胡祖六的劝说下,一方面为了谋求多元化布局而拉紧了太子奶资金链的李途纯,加上终于经不住海外上市愿景的诱惑,与三大投行签下了7500万美元的投资协议,还开始了人生中第二次“豪赌”:

在收到3家投行7300万美元注资后前三年,如果太子奶业绩增长超过50%,就可以降低对方股权;如果完不成30%的业绩增长,李途纯将失去控股权。

考虑到此前连续翻番的业绩,面对这样的业绩目标,李途纯自然信心满满,此后甚至以个人无限连带责让太子奶从花旗银行以及六家财团获得5亿人民币无抵押、无担保、低息信用贷款。

但人算不如天算。

2007年,原物料上涨,太子奶成本骤增;2008年,金融海啸使得国际投行大幅收紧海外贷款,花旗银行等财团连续不断要求太子奶提前还贷;同一年,三聚氰胺事件事件爆发,即便没有被检测出三聚氰胺,太子奶业绩依旧遭遇重创。

2008年10月23日,对赌最后时限来临,在三大投行压力之下,李途纯被迫与之约定,一个月内,要么太子奶找到下家,让三大投行套现离场,要么执行对赌协议,李途纯交出股权“净身出户”。

金融危机之下,李途纯没有任何办法让奇迹发生。

一个月后,他改任名誉董事长,实质上被踢出了自己推着板车创立12年的太子奶。

但李途纯个人的悲剧却远没有结束。

【3】

正当太子奶内忧外患之时,一个贪婪的野心家却冲了进来。

2009年,一直对太子奶关照有加的株洲政府决定入手帮扶这家地方知名企业。这时,太子奶所在的株洲天元区时任副区长文迪波,却趁机向株洲当局提出了“租赁经营”的模式,把太子奶变成了“准国企”,并由他主政下的株洲高科奶业施行管理。

由于文迪波是经济口出身,又兼任株洲高科集团总经理,株洲当局就抱着试试的态度同意了他的建议,希望能恢复太子奶正常状态,但结果却把李途纯与太子奶推向更深的深渊。

太子奶老职工向媒体透露,文迪波入住太子奶之后很快原形毕露,一开始就让太子奶与情妇所开的广告公司签订广告合同,输送600多万广告费,后来索性让情妇把广告公司搬到长沙,方便日后利益输送。

但这仅仅是开始,文迪波真正的目的是将高科奶业私有化,进而吞掉太子奶30亿的资产与价值20亿的驰名商标。

按约定,株洲高科奶业每年需要向太子奶交5000万租金,文迪波一分不给,把有偿托租赁变成无偿托管,还不断安插亲属牟利,坐视太子奶销售额下滑到不足三亿最后无奈停产进入破产程序。

根据媒体报道,在此期间文迪波还引入两家自己控制的空壳投资公司,入主国营高科奶业,然而却把所有股份归于自己名下,并盗用和私刻太子奶公章将“太子”和“日出”两大商标转让给高科奶业。

一个赤裸裸空手套白狼!

一系列掏空太子奶的荒腔走板行为,让文迪波很快与李途纯等原太子奶高管层交恶,高管出走另立山头,员工还多次举报,经销商债权人上访不断。

但文迪波手段之狠辣,远超李途纯等人的预料。

2010年,他抓住此前金融危机时,太子奶迫于资金压力而进行的集资行为罗织十大罪名,越位亲自干预操纵专案组办案,伙同司法系统腐败分子,通过各种手段搜刮蛛丝马迹,把李途纯一家9口与20多位太子奶员工送入监狱,连在清华读硕士的儿子李帅都没放过。

15个月后,一份举报信终于将文迪波拉下马,后因受贿罪被判九年。而李途纯等人也因犯罪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无罪释放。但这场牢狱之灾给他带来的是舅舅高博文被逼割脉自杀,多年同事原总工程师李立军灌酒猝死,母亲哭瞎双眼,一个妹妹和弟弟瘫痪的悲剧,还有一位员工在此期间受惊吓流产。

2011年,三元携手新华联(000620,股吧)出资7.15亿解盘太子奶,但此后却也陷入了连续亏损的泥潭。

如今,由于早已宣布破产的太子奶,还有诸多法律问题依旧悬而未决,外面还漂着11多亿的资产没有收回。这就导致已经无罪释放九年的李途纯,还承担着太子奶11亿连带担保责任负债,依旧名列“老赖”黑名单。

“我是一个企业家,这等于判了我的死刑。”2019年12月,面对媒体,情绪激动的李途纯更显无奈。

——END——

(责任编辑:张倩影 )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